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张磊捐款内幕

 编辑:游研编辑部  来源:网络    2018-08-11 02:46:47        

中国商人张磊向美国母校耶鲁大学捐款近900万美元的消息经媒体曝光后立即在中国引发轰动效应。中国网民展开人肉搜索,形成支持与反对的对立阵营。

  美国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日前宣布,2002年毕业生张磊承诺向耶鲁大学捐赠888万8888美元。

  这一宣布立即在中国掀起一场轩然大波,网民展开人肉搜索。现在从事金融管理工作的张磊是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生,后在美国耶鲁大学获得商学硕士学位。他在海归后于2005年成立高瓴资金管理公司,目前的资金管理金额已达25亿美元。

  愤怒

  张磊作为一名成功商人向美国母校的捐款行动在中国成为一起极具争议的事件,引起相当部份网民 的指责和不理解。有些网民愤怒声讨张磊不爱国,“赚中国的钱捐给别的国家”、“不是中国人”,责问他为什么不捐钱给中国的希望工程或贫困地区的学校。网上 跟帖中甚至出现“卖国贼、败类、垃圾、牲口”等谩骂字眼。

  不过也有网民支持张磊捐款行动,认为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张磊为“改变了我的一生”的耶鲁管理学院捐出了迄今为止该校毕业生向母校捐赠的最大一笔个人捐款。

  中国一些网友说,张磊的钱“一不偷、二不抢,自己挣的自己捐”,无可厚非。网络作家昝爱宗持 相同立场,他说,只要张磊的捐赠合法真诚,就不要做出狭隘的民族主义解读。他说:“网友不要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这个事情,不要动不动就民族主义,动不动就 炎黄子孙,不要有这样一种狭隘的爱国观念。”

  信任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说,张磊捐款给耶鲁大学这样一个美国常青藤大学,而没有捐给中国的某所大学,说明张磊认为耶鲁值得信任,不会把他的捐款胡乱花掉,也不会搞学术腐败。

  昝爱宗也认为,中国网民与其盯住张磊给耶鲁大学的捐款,不如盯住每年9千亿人民币的“三公”开支,也就是每年花费中国纳税人巨资的官员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和公车开支。

  作为张磊的中国母校——中国人民大学的一名教授,周孝正说,人大毕业生还没有什么人给母校捐 款。他并没有责备包括张磊在内的人大毕业生不懂回报,而是表示人大“不差钱”。他说,人大是公办大学,国家拨经费,不像美国的耶鲁、哈佛等是私立大学,对 校友的捐款有很大依赖性。

  反省

  有网民说,张磊的捐款行动值得中国教育界反省。中国高校的现状让人担心并怀疑捐款的实质效应,到底有多少捐款能够用在教育事业本身?

  还有网民认为,张磊向耶鲁捐款是对中国教育体制“无声的抗议”。一位自称也是人大校友的网友在天涯社区发表文章说,张磊向耶鲁的捐款是一个悲剧,“标志着中国教育的全面失败”。

  理解

  一位中国留学生在互联网上的跟帖被媒体广泛引用。这位正在美国读书的学生说,他完全理解张磊 的捐款行动,如果他有钱,也会捐给正在就读的美国大学。他说:“在这儿,你能得到真正的尊重、关心,真正的最新知识和许多真正的技术。”他认为,中国的大 学校园里新大楼密布,收费高,但青年人没能在那里获得应该得到的尊重、关心、知识、技术。

  中国媒体报导了张磊本人的回应。他说,耶鲁管理学院改变了他的一生,在那里他不仅学到金融企业家精神,还有给予的精神。他在耶鲁的学习、工作经历对他来说都是无价之宝。

 

相关文章:耶鲁毕业的夫妻:张磊捐款内幕 看完落泪

来源:网络论坛 发布日期:2010年元月

  张磊向耶鲁大学捐款8888888美元、创耶鲁管理学院中国毕业生个 人捐款纪录的新闻,一时间在国内石破天惊。中国网友立即对张磊和他创建的 Hillhouse Capital Management (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展开“人肉搜索”。有人极为愤怒:“中国辛辛苦苦培养的高材生帮着人家发展”,甚至调查出他和他的公司在四川地震等事件中并缺乏表现等等。张磊吃里爬外的 形象跃然而出。

  我们夫妻二人都在耶鲁接受的博士教育。读到这则新闻,心里实在非常复 杂。老实说,如果我们有张磊的能力,也许确实会优先考虑给国内捐款。几年前耶鲁就有毕业生在《纽约时报》写文章,说自己就能捐那么几十万,给了耶鲁,不过 是往满满一大桶水中加一滴而已,无关紧要。但是,如果同样的钱给了非洲,不知道能救多少条人命。你会怎么选择?

  但是,回忆一下我们自己的经历,又对张磊的行为感到理解。二十多年前 我们结婚时,妻子在北京是个“黑户口”。她被分到外地,我们不愿意两地分居,索性“黑”了。代价是没有工作,有时还为临时户口操心。后来决定出国,两人一 起学英语,考托福。1993年我们正处于弹尽粮绝的状态,她接到从耶鲁寄来的一个厚厚信封,打开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被录取了,两万多美元的 学费人家给支付了,另外给将近一万的生活费,整个三万多美元!有生以来,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钱。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了。有这笔钱并不一定能出国。出国要有护 照。按当时的规矩,大学毕业服务不够一定年限者,出国必须有海外关系,还必须支付大学的“培养费”,把帐还清了以后,就可以扫地出门了。于是,我们全家紧 急动员,先找到在台湾的姨妈开证明,然后到街道派出所开证明,记不得跑了多少地方,当然也送了不少礼,其中颇有些差点前功尽弃的惊险关节。最后,把所有积 蓄都拿出来,按照国家开出的帐目,把大学四年国家在她身上花的钱全都还清。再向父母借了些钱买机票,一下子就飞了过去。半年后,我也跟去探亲。我毕业后为 国家服务十年,不用缴纳大学的培养费。但是,我去探亲,按规定必须辞职。而这又是一场有惊无险的奋斗,比如找地方存档案、在一堆“不行”、“不办”的声音 中绝处逢生等等。我还记得最后办成的那一刻,跑到单位要最后一个档。视窗一位冷冰冰的小姐把盖好章的一张纸往我面前一扔,甩过来一句话:“你从此和我们没 有关系了!”

  我到了耶鲁探亲,人家对我这个“家属”则无微不至。比如,我只需缴一 点钱就有了医疗保险,白拿了学校图书馆的借书卡,使用健身房等等设施,还能在旁听两门课。总之,除了课松一些外,和正式学生也没有什么太大差别。我正是利 用这个机会好好表现,被教授看中,什么也没有考就被录取到硕士课程。日后一帆风顺,直到拿了博士,而且六年下来一直拿着全奖。除了正常的奖学金外,学校还 给各种钱在夏天让我学英语、学日文,甚至送我到日本学了整整一年。说“耶鲁改变了我的一生”,难道还有什么争议吗?

  张磊的经验是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是,从中国上大学、工作到耶鲁读书, 一个人直接的感受往往确实就是“耶鲁改变了我的一生”。张磊的捐款,在耶鲁从校友中拿到的捐款中只是很小的一笔,在美国并没有太多新闻价值。在中国有新闻 价值的,是这一行为所显示的教育模式和中国是多么不同。

  第一,美国的名校,特别是常青藤,现在大多靠校友吃饭。这些学校只要 发现人才就去招募、争夺。你要是穷光蛋,学校就把学费生活费全包下来,而且还会毕恭毕敬地说:“感谢你到我们这里来读书!我们的校园因为有了你一定会变得 更加丰富。”入学后,学校对你无微不至。特别是本科生,有时让我感到学校活像个惯孩子的父母。比如,大学生是谈恋爱的最佳年龄,中国的大学对待学生的恋爱 经常有各种“不准”。美国的学校竭尽全力为此创造条件,甚至在招生中采取倾斜政策,保证男女平衡。一位美国学生告诉我:大学生是第一次离家的孩子,刚离开 父母心里空落落,大学就要成为学生的第二个家,迅速填补父母在孩子心里留出来的感情真空。如果你在大学里找到自己的配偶,那是学校最高兴不过的。大学所期 望的是:你们夫妻一辈子都忘不了自己的家庭是在哪里组成的,都会把大学当成自己的家。日后家里有需要,你当然会把大笔的捐款拿出来。当然还要把自己的孩子 “送回家”读大学。

  第二,学校靠校友,对毕业生也就非常恭敬。比如,我们毕业后,学校总 把校友刊物免费寄来,系主任每年写信报告系里的情况,学校在我们的居住地区有活动总要通知。耶鲁选校董,也每次都把选票寄来,并且反复通过电子邮件等通信 手段督促投票。要知道,校董是学校的最高权力机构。校长就是校董事会任命的。谁进董事会,又要由校友投票决定。2002年著名华裔建筑师林璎当选耶鲁校 董,就是受到校友协会的支持。我们夫妇当时虽然博士都还没有毕业,但已经有了硕士学位,以校友的身份投了票。这大概是我们作为外国人在美国行使的唯一一次 选举权。所以,我们拿的并不仅仅是一张耶鲁的文凭,而且是一个当家作主的权利。学校要是惹你不高兴,你也可以通过校董事会施加压力。

  张磊究竟对中国捐了多少钱,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他给耶鲁捐钱, 则不过是人家大学经营模式的日常运转和效率而已。你现在就是给美国名校缴足三万多美元的学费,人家培养你还是赔本的。何况许多学生是人家倒贴钱请来的。这 么赔钱培养学生怎么赔得起?人家学校牛就牛在这里:我们的教育能够保证你成功,而且保证你成功之后会认识到是我们的教育改变了你的一生,最后你会捐钱来感 恩。如果你毕业后收入低、欠的教育贷款还不起怎么办?许多名校(特别是法学院等)的作法是:全免!理由大致有两条:第一,在我们这么优异的地方毕业后,你 放弃高薪而从事低薪的公益事业,那就算我们学校为社会作贡献了。第二,如果你真没有技能拿到高薪工作,那一定是我们教育的失败,对你说“对不起”还来不 及,怎么会追着向你要钱呢?

  张磊的行为,应该促使中国的高校好好想一想。我们要是一天到晚和学生算培养费、惩罚不能按期还贷的学生,怎么指望学生象张磊对耶鲁一样对待自己的母校?

TAGS:

本文链接: http://www.youyan.site/news/industry/20180811138.html

 发表评论